亚搏娱乐app_亚搏体育更新客户端

争分夺秒,飞向湖北!

2020-02-26

来源:1039调查团

    新冠肺炎疫情当前,湖北医疗人员、物资吃紧,还有不少湖北籍同胞滞留国外,牵动着每个国人的心。时间就是生命,中国民航发挥高效、便捷的优势,截止到2月16号晚上,国航、东航、南航、河北航等21家航司共实行医疗队运输任务204架次,运输人员近25000名,随行行李和物资1200多吨。对于民航人来说,每一个航班背后,都是一种责任,一份心意。

 

接同胞回家的特殊航班

    2月5号凌晨3点多,东航机长杨韬在夜色中抵达东航浦东机组基地,准备实行一次特殊的飞行任务——到新加坡接147名湖北籍旅客返回武汉。当天这架包机早上6点39分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落地新加坡樟宜机场接上湖北籍同胞后,再次于下午1点32分起飞,历经4个多小时飞行抵达武汉天河机场,最终在晚上11点半飞回上海。


执飞这次航班的机组人员登机后合影 / 东航提供

    这是杨韬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穿着防护服、纸尿裤飞行近12个小时。在起飞前的机组讲评会上杨韬提出,这趟特殊的航班中,飞行安全仍然是机组的最高职责和底线。

    为了应对穿戴防护服、护目镜、口罩所带来的操作变化,杨韬和机组成员事无巨细地列出注意事项的清单,包括燃油、航路、天气和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比如说出现客舱失压的情况下,大家5秒钟之内要戴上氧气面罩,那么在戴着口罩的情况下,应该怎么操作?”杨韬说,机组还发现起飞后无线电通话质量受口罩和防护服帽子的影响有所下降,在沟通时更要特别留意说话的分贝和语速。


机组在新加坡起飞前穿上防护服 / 东航提供

    杨韬一贯有做机长广播的习惯,但这次的飞行任务,他想向同胞们传达的心情,更加浓烈而朴实。

 

杨韬的机长广播

无论是利比亚撤侨,新西兰地震,加勒比飓风

无论你是在哪里

只要你手持的是中国护照

大家就会带你回家!一个都不能少!

大家能够体会你们滞留在外没法回家的个中感觉

大家也对你们这段时间的酸甜苦辣感同身受

在我印象中的武汉

有东湖、有热干面、

有长江大桥、还有黄鹤楼

更有令人向往不已的武大樱花

我相信,疫情必将过去

而今年的樱花也一定会照常盛开

让大家所有人携手同行

共同努力,战胜灾难

待春光明媚,一起再去武汉看樱花!

 

    杨韬说,他最想向旅客们传达的就是“大家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中国人团结一致就是战胜这场疫情最强有力的力量。


机组成员杨韬、郭庆轩、顾高风和吉文渊/ 东航提供

    黄军是这次包机任务的乘务长,已飞行22年的他实行过维和部队、埃博拉疫情航线等重要保障航班,但这次飞行对黄军来说,显得更为特殊。为了控制病毒传播的风险,机组人员必须长时间穿着闷热的防护服和纸尿裤,口罩和护目镜也不能取下。


这次航班上的乘务员们 / 东航提供

    黄军回忆,在20多个小时的航班任务里,他们17个小时没有进食,12个小时没有喝水上洗手间。航班最终落地上海后,大家的耳朵都被口罩勒得通红。


机组成员的耳朵被口罩勒得通红/ 东航提供

    即便如此,面对147名滞留国外的湖北籍旅客,机组成员仍然想带给同胞最真挚的温暖,就从旅客登机时的一句“欢迎回家”开始。黄军说,这趟航班上有29名儿童,27位老人,疫情发生后滞留国外的他们不管是饮食还是住宿都遇到了不少困难,有的旅客身上的钱都花光了,急切地想要回到祖国。


迎接湖北籍旅客登机/ 东航提供

    飞机落地武汉后,每位旅客都要配合使用水银柱体温计测量体温,保证准确性,因此147位旅客单是下机就花费了4个半小时。黄军回忆,长时间和机组人员在飞机上相处,旅客们和他们的距离更近了。“最后一批旅客下机时,大家挥手告别,大家说‘终于把你们送到家了’,很多老人的眼睛都湿润了,大家心里很踏实也很感动。”

 

运送白衣天使驰援武汉

    疫情当前,除了接同胞回家,民航人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运送医疗人员和物资驰援湖北。

    东航90后乘务员彭云怡两次主动请战,执飞运送医疗人员和防疫物资的航班。她说,2003年非典时她在上小学,是医护人员在守护自己。现在,她所能做的就是把他们平安送到武汉,“虽然时间很短,只有1小时30分钟,但是我可以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他们。”


东航乘务员送给医务人员口罩等物资/ 记者拍摄

    特别的是,彭云怡的父亲彭海彦是东航国防动员办公室副主任,负责抽派运力等航班保障的各项任务,而她的丈夫同样是一名乘务员。两次包机任务,她一次和父亲为伴,一次和丈夫一同飞向武汉。彭云怡说,第一次实行任务时正好是父亲负责保障她执飞的航班,“他目送着我上飞机,回来时还在门口接了我。他真的很辛苦,这段时间一直在连轴转。”


彭云怡和爱人一同执飞保障航班/ 东航提供

    而彭云怡的爱人印佳腾因为前续休息时间不足,没有排上第一次航班任务。第二次运送医疗人员和物资的任务下达时,彭云怡和爱人再次主动申请,终于一起完成了这次有意义的飞行。彭云怡说,他们一家只是民航人的一个缩影,还有千千万万的同事奋战在一线。等疫情结束了,她还想再去把医护人员接回上海,一个都不能少。

 

湖北孝感机长致谢医务人员

    2月10号凌晨12点22分,河北航空NS8867航班搭载着医疗人员和物资安全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特别申请执飞此次航班的机长李名钢是湖北孝感人,看着一位位医疗人员登上飞机,他通过机长广播表达着心中的感谢。

 

李名钢的机长广播

各位尊重的白衣战士,晚上好!

我是本次航班机长李名钢

我是湖北孝感人

今天主动请战实行此次航班

就是为了能够向你们亲口说一声

谢谢你们

为了大家的家暂离自己的家

谢谢你们让大家在这段疫情肆虐的日子里

看到了坚强、看到了善良、看到了希翼

登机的时候我在窗户努力的看

我要记住这一刻

因为你们逆行的身影

是这个冬天最温暖的风景

最后我想道一声珍重

请你们一定要做好防护

待到战疫胜利之时

河北航空接你们回家!

 

    李名钢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孝感,长时间不能回家的他只能在空中遥望家乡的位置。他说,现在全国各地的医护工编辑都纷纷支援家乡抗击疫情,作为一个湖北人,他义不容辞地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河北航空NS8867航班机组成员 / 河北航空提供

    机上乘务员王璐说,他们也尽最大努力为医疗人员做好贴心的服务。航班上准备了拖鞋、点心、矿泉水,并且让医疗人员带下了飞机,缓解他们长途旅程的辛苦。


机组成员和医务人员/ 河北航空提供


机上援鄂物资/ 河北航空提供

    王璐的丈夫是河北的一名医护工编辑,从春节开始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这次飞行,王璐同样是主动请战,“不管是出于对于国家,还是出于对我家属的一份责任,我都觉得应该去为武汉做点什么。”

 

争分夺秒保障抗疫航班

    一架架航班驰援湖北的背后,还有一批人在为航班尽快抵达争分夺秒。

    疫情期间,华北空管局为支援疫区航班开辟绿色通道,保障航班优先起飞,缩短飞行时间。华北空管局空管中心副主任贾兵表示,所有保障航班从受领任务开始就逐个关注、逐项布置。以往民航任务基本都是提前一天下达,但疫情期间很多航班任务紧急,可能预计起飞之前两三个小时才布置下来,“大家会第一时间通知到生产运营的一线,分发给塔台、终端和区管三个实际指挥的单位。”

    2月6号上午8点,首都机场正在下雪,塔台管制室得到消息,顺丰7199航班搭载重要防疫物资准备前往武汉。塔台管制室和机场各部门积极协调,只用了1分钟就为机组完成了放行许可。


2月6号的首都机场/ 华北空管局提供

    华北空管局塔台管制一室党支部书记徐江回忆,连续两天的降雪量比较大,首都机场启动了定点除冰,也对航班起降造成影响。塔台管制室根据情况提前制定预案,跟首都机场飞行区沟通,在顺丰7199航班完成除冰作业后,塔台管制室立即对该航班发布放行许可和推出开车指令,同时指挥其他航班避让。上午10点17分,顺丰7199航班以最快速度在首都机场安全起飞。


正在保障航班的塔台管制员/ 华北空管局提供

    徐江说,这些物资和医疗人员承载着疫区人民的希翼,想争分夺秒让物资能够早1分钟到达,更快发挥作用。


正在保障航班的塔台管制员/ 华北空管局提供

    飞机起飞后,面对紧张的空域资源和瞬息万变的空中交通,区域管制员需要协调各方为支援疫区的航班缩短航路,寻找最有利的飞行高度。

    华北空管局区域管制中心四室主任姜楠表示,正常的航班都是沿着航路飞行,区域管制有权也有能力跟有关部门协调,在不影响其他航空器安全的同时,择机对航空器进行直飞,少则能减少十几公里,多了能达到上百公里。他说,顺丰7199航班那天几乎是起飞后向南直飞武汉,节省航路110 多公里、时间10分钟,没有比这更快的了。


正在协调指挥航班的区域管制员/华北空管局提供

    影响航班飞行时间的另一个关键点是速度,而速度一般和飞行高度有关。姜楠先容,根据气象条件和飞机性能,每架飞机都有一个最有利的飞行高度,但由于空域资源紧张,飞行时未必能达到。疫情期间,区域管制员多方协调,让抗疫航班在最短时间内飞到最有利的高度。


正在协调指挥航班的区域管制员/ 华北空管局提供

    姜楠说,根据各种规章制度,平常北京到武汉的飞机,原则上高度应该低于8400米。1月30号,同样是顺丰的一架物资运输航班,机组分析后希翼飞11000米的最佳高度,区域管制员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帮助航班飞到了这一高度。“我上班22年了,从来没见过去武汉的飞机飞这么高,很多大型的客机都给它让高度,让它飞最快最稳的高度。”

    截止到2月18号,华北空管局共保障各类抗击疫情相关航班260架次,为战“疫”抢出时间。姜楠说,虽然管制员不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但真心希翼自己的每一次协调、每一次直飞、每次上高度能够让物资或者医务人员早点到达疫区,多拯救一条生命。

 

忙碌的武汉天河机场

    一架架满载着希翼的航班从全国各地飞往武汉,在武汉天河机场的工作人员同样也在打一场“硬仗”。

    2月9号,东航一天内集结18架包机从6个机场陆续起飞,载有来自上海、青岛、太原、宁波、南京、无锡、苏州等地的2150名医护人员和近110吨医疗物资驰援武汉。


夜色中的武汉天河机场/东航提供

    航班集中到达,物资数量是平日的几倍。东航武汉企业运控部总经理朱本林回忆,由于疫情期间必须保证到场工作人员不能有确诊或疑似病例的接触史,人手变得更加紧张。而且物资卸下和转运时必须做好登记,交接清楚,保证各个环节不出一点差错。



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的医疗人员和物资/东航提供

    细节多、困难多,在多重压力下,全体当班保障人员众志成城,第一架飞机从滑入机位到关闭舱门用时38分钟左右;机下联动,30分钟内完成第一板物资交付。东航武汉企业运控、地服等各个部门从上午9点开始,奋战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半,把所有行李货物顺利装上了各对口单位的车辆。



工作人员正在转运物资/东航提供

    朱本林是湖北黄石人,从1月23号凌晨赶到机场开始保障工作起,就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中间两次回家拿换洗衣服,总共不过在家待了一个多小时。他说,每天大家都抱着“跟死神赛跑”的心情在工作。“只要大家把工作做到位,就能尽可能为病人减少一分危险,增加他们被治好的可能性。”

    朱本林说,他期盼春天早点到来,疫情尽快过去。等疫情结束,他要和家人在一起,多待几天。

附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